水玲珑

大家好,这里玲珑,是爱码字的小写手一枚~
时而拖稿时而勤奋……总之欢迎大家来玲珑的lofter主页做客哦~
主页使用说明书:http://waterlinglong.lofter.com/post/1d598ecc_a5481f1

【Fate GO/咕哒子X玛修】《时为朦胧的白垩之壁》

【Fate GO/咕哒子X玛修】《时为朦胧的白垩之壁》

【预警】

·全年龄向,伪同人

·可能有OOC……预警一下【趴】

·有帝韦伯,弓凛,切嗣X太太这些西皮一闪而过的场景……

·标题来源于玛修在游戏中的技能之一,完全不是原创的233333

·咕哒子在本篇中的姓名为【藤丸立夏】,借此与凛哥的名字【藤丸立香】区分开

·欢迎大家来围观哟~也欢迎各种建议和意见的说~


《时为朦胧的白垩之壁》

 文/水玲珑


缠绕在手中的世界之线,跨越过无数节点。

象征命运的丝线再次于苍茫天色下聚拢,汇进那束遥远的清浊之光中。

许愿之杯其内所倾泻出的浊湿泥浆,古老帝国恢弘城墙下剑戟相交的混战,俄刻阿诺斯海上涌起的惊涛风暴……

以及延伸在天际线彼端的,那片一望无垠的雪原。

“是梦境……”

橙发的少女揉着半梦半醒中惺忪的双眼。

她躺在床上,把双手张开,朝向天花板高高地举起,然后凝视着右手背上赤红色的三划痕迹。

“……真是令人疑惑的梦。”

 

结束战役后,返回迦勒底的第二天,正好是圣诞节。

于是迦勒底异常热闹起来。

“圣诞节快乐,玛修小妹妹!不知道昨晚有没有做个好梦……”

清早,玛修·基列莱特刚踏出房门,就收到了迎面而来的罗曼热情的问候。

“啊,睡得还好……”玛修抬起头,为眼前张灯结彩的华丽画面所惊讶,“这是……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话刚出口,罗曼立刻换上了垂头丧气的懊丧表情:“明明我刚刚才跟你问候过的。今天是圣诞节啊!”

“哦,是这样啊。”玛修笑了起来,似乎昨天的作战所带来的疲倦感,已经随着节庆的气息一扫而空了,“那么,我们是要举办什么庆祝的活动么?”

“那·是·当·然!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带着整个基地好好狂欢一番……”罗曼眉飞色舞地说着,又被年轻的亚历山大·伊斯坎达尔撞得打了个转,直接摔在了房门前的墙壁上。

“亚历山大,给我停下啊!魔术书籍可不是用来制作成节庆礼花的道具!”

另一个紧接着冲过去的是被尊称为Lord·埃尔梅罗二世的,无时无刻不挂着一张严肃脸的魔术师。

“诶?似乎很少看到埃尔梅罗二世大人露出这种……表情?”

玛修挠了挠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走廊外的门厅里,名为骑士王的Saber正帮着贞德把几棵圣诞树从传送带上抬下来,搬到合适的位置去。

美狄亚挽着美杜莎的手,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挑选合适的圣诞树装饰品。

英灵卫宫沉默地注视着躺在掌心的一条红宝石项链,像是在追思什么人。

爱丽丝菲尔小姐站在角落里,和某位身披黑色战甲的Assassin低声愉快地交谈起来,嘴角扬起温柔的笑容。

……

玛修欣慰地想着,以往总是一片沉寂的迦勒底,能有这样欢快喧闹的一天,真是神明赐予的可贵的宝物。

但又似乎有些平静过头了。

啊,总感觉少了某个不惹出事端就不满足的人呢?

玛修停下悠闲的脚步,转过头,在大厅里环视一圈。

原来如此。是没有见到master的身影啊。

所以迦勒底才能有这样稀少的安宁之日。

玛修露出会心的微笑,但嘴角又很快坠了下去。少了那令人气恼又无可奈何的前辈,本该感到高兴才是,却又总感觉心里有几分空荡。

真是的……那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明明今天是这样特别的节日,为什么连出现一下都不愿意……

 

怀着或许是焦虑,或许是担忧,又或许是庆幸的心情,玛修在迦勒底基地顶层伸出的一处露天平台上,找到了莫名失踪的藤丸立夏。

“前辈……怎么在这里?”

玛修轻声呼唤着,但那丝微小的声音被席卷而过的寒风吹散了。雪屑扑在玛修的脸上,顷刻融化,留下看不见的冰凉的痕迹。

没有听到来自玛修的呼唤,藤丸立夏仍是坐在平台的边缘。她轻轻地伸出手,似乎是在试图接住漫天落下的雪花。

四周安静得几乎没有声音。

从玛修的角度望去,能看到穿着迦勒底白色制服的,橙发少女的背影。她的身影凝固在大片大片绵延的雪山之间,好似一座被描绘了色彩的雕像。

玛修怔怔地看着那背影。

就在失神的片刻间,一只硕大的雪球朝着玛修的脸飞了过来,毫不留情地砸在了玛修微微泛红的脸颊上。

“哎呀——”玛修做出抵挡的姿态,从手臂间的缝隙处看到藤丸立夏恶作剧般的笑容,“前辈怎么这样!今天是圣诞节啊——”

“是啊!是圣诞节!”藤丸立夏一脸坏笑着向玛修跑过来,双手朝玛修胸前的某处,肆无忌惮地摸了上去,“所以要给玛修特别的圣诞节礼物啊哈哈哈哈……”

“喂!前辈你犯规!”玛修的脸腾地涨红了。她又气又恼地护住自己胸前的位置,开始后悔自己来找这个不惹事就不满足的、为人差劲的master。

藤丸立夏像惯常的那样闹腾着,却比以往更早地停了下来。玛修还没有收起防守的动作,立夏却已经放弃了进攻。她走回之前所在的平台边缘的位置,再次坐了下去。

“啊,前辈……”玛修很快地跟上去,干脆也坐在立夏的身边,“今天迦勒底要举办庆祝圣诞节的活动,奥尔加玛丽所长已经在安排人手筹备了……”

“嗯,我知道。”

“所以……所以我是来问问,前辈要不要去帮忙?”

“呐……”藤丸立夏双手抱膝,目光直直地定在远方的一座山峰上,语气里透着几分苍凉,“你说,所长会需要我这样的人的帮忙吗?”

“那当然!前辈可是……可是……”

“‘可是被选中的master’,这样的话对吧?”

“诶?”

藤丸立夏微微笑了,她转过头,金色的眼眸里倒映着玛修的面容。

“这样半吊子的,除了会恶作剧和折腾从者之外,没有任何才能的master,也可以配得上这样的称呼吗?”

玛修怔住了。她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露出这种表情的前辈。这种忧郁的,消沉的表情……

完全不该属于那张从来都写着勇往直前的欢快的脸。

有那么一瞬间,玛修甚至在怀疑,身边的这位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她的master。

天空之下,飘起无数翻飞的雪花。

那些洁白的碎屑,好像被撕碎的纸片一样,在寒风之中坠落,融化。

 

“玛修,可以在这里待一会儿吗?”片刻的安静之后,玛修听到了从身边传来的,属于她的master的声音,“雪很漂亮。”

“是呢,真的很漂亮。”玛修点了点头,“那边的雪山,就像是……只属于梦境中的画面一样。”

她挽住前辈的右手臂,想借此让前辈确认自己的回答。

“玛修觉得,雪是什么样子的呢?”

“嗯?”玛修微微诧异了一下。印象里,她从未与前辈进行过如此正式的私人问答。

以往的那些相处,往往是以打闹开始,又以嬉笑作结。剩下的就是在战场上的战斗,由master作出总体的决策和指令,她来按部就班地执行。

“那么,我觉得,雪应该是洁白无瑕的,纯净的象征物吧。”玛修在脑海里编排着合适的措辞,“但从另一个角度看,雪又是寒冷的,覆盖住整片大地……”

藤丸立夏抿着嘴唇,好像在沉思。她的目光仍然绕过眼前纷飞的雪,向层层雪山之外的方向望去,似乎就要落在视线所不可及的,遥远的彼岸。

“在我看来,雪就是雪。洁白也好,寒冷也好,都只是它的一方面……其实,它只要作为‘雪’本身,就很好了。”

“这是前辈的解读吗?听上去很有意思……”

玛修附和着立夏的说法,却在下一刻收住了尚未出口的话语。

藤丸立夏的身体向左边倾斜,靠在了玛修的身上。

“但作为‘雪’本身存在,就真的很好吗……

“对于等待着春天降临的大地来说,雪终究是令人讨厌的吧。”

玛修将视线转向了身侧的master。

她的master,那么安静地靠在她的身边,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四周安静得出奇。除了呼啸的风声,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

“玛修,你觉得冷吗?”

玛修急促地摇头:“不……”

那声音再次沉寂了几秒钟,然后才缓缓地响起。

“作为master来说,我是真的很不称职。”

“不,没有这回事!前辈一直很努力,我都有看到的——”

玛修争辩着,声音忽然高了半分。

但这话,从某种客观的角度来说,确实没有错。

她的master,是令人讨厌的人。好像迦勒底,没有什么人会喜欢这样的master。

“并没有怎么努力呢。倒是添了很多麻烦……”

经常说些一针见血的话,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抱怨,惹得所长对她怨气很大。

喜欢坏心眼的恶作剧,调戏女性从者,还偏好欺负成长期的弱小从者,也因此传出了“藤丸立夏能一人手撕从者”之类的荒谬的流言。

“我向来不是什么好人的,一直都很可恶。即便是这样,玛修还愿意陪在我身边,真让人感动。”

可在战况激烈的紧要关头,也是她勇敢地站出来,沉着冷静地做出重要决策。

——没有人立刻决定的话,时机被耽误了,会更麻烦的吧?

面对奥尔加玛丽所长提到的,关于“行事鲁莽冲动”一类的指责,大概说过类似意思的话。

说这话的时候,master的眼睛里,是闪烁着坚定的神情的。

玛修十分确定这一点。

也因此,玛修一直觉得,她的master,是个有着坚强内心的,不畏艰险的人。

如果一定要仔细形容一番的话,或许可以用到“雪原的光芒”,这样的说法。

——用耀眼的光芒,在白茫茫的一片荒漠中,照亮前进道路的人。

这样的前辈,是她心中所憧憬和向往的模样。

但是……

“这样细数下来,真是一个优点都找不到了。啊,就这样吧。”

藤丸立夏合上双眼,拉紧了身上那层单薄的魔术礼装。

她的神情是那么孤独,让玛修想起了那个与雪山融为一体的渺小背影。

其实她一直是一个人,站在无垠的荒原之上的吧。

“玛修,我是个有坏心的人,配不上这样重要的位置。真对不起,成为了你的master。”

最后的话语,那如流水般温柔的声音,被吹散在寒风之中,化作几片零星破碎的雪花。

 

像这样的人,至始至终,一路独行。

是无法被理解的吧?

 

-END-


 

后记:

这次是想写一个关于咕哒子的短篇,所以听着《Memoria》的悠扬歌声,回想着四战的壮阔和宏大,世界线的亘古绵延,以及立足于无尽雪原之上的少女孤独的身影……

就慢慢地,写出了这篇短篇。

题目选择了玛修的技能名称,“时为朦胧的白垩之壁”——我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喜欢这个名字啦。写这篇文之前找不到什么合适的题目,就干脆直接照搬了这个……就当做玩梗致敬下fate/grand order游戏吧23333

Fate系列很吸引我的一点,是那些关于英灵,关于御主们的故事。有他们各自的传说,有彼此的相处和羁绊,还有战斗本身的惨烈和残酷。这些元素,算是在我看来的,fate系列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这次的FGO剧情,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怎么能够接受的……毕竟四战五战这些正式的圣杯战争在我的脑海里存在太久了,忽然搞一个科技魔术相结合的剧情,又把背景放到了未来……虽说是游戏需要,也能够自圆其说,但总归还是感觉缺少了一点什么。

不过后来也就这么接受了……据说FGO后续的剧情要开大虐心?啊啊啊这真是太好了!管他什么未来还是现代的,只要有虐有发刀(x)就是好剧情嘛!

好吧其实主要是被咕哒子给打动了吧……

毕竟混乱邪恶设定太吸引人了……【于是开始各种磕咕哒子23333我咕哒子真是迷之帅气又可爱啊!】【另外大家也看出来了我吃帝韦伯吧233333】

怎么讲呢,我感觉自己真的是似乎没有见到过这种,因为官方漫画这个奇怪的因缘,加上本身正常的设定,所糅合成的神奇又特别的产物。

咕哒子在我看来,就是个坏心的女孩子。不同于远坂凛(我也很喜欢凛酱哒!)的“红色小恶魔”下隐藏的正直善良的本貌,也不同于真正意义上的邪恶和病娇(所以说是混乱邪恶嘛233333),而是那种……两者的混合型。

一方面坏心,一方面又有正经起来勇敢坚定的一面……?

嗯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233333

所以咕哒子也是个厉害的人呢!

大概这样想着,写出了这样的一篇短篇。因为性格中的复杂和坏的一面,所不被理解的咕哒子……她孤独地立于雪原之上,其实自己也早已融于那片无色的冰雪之中。

不过咕哒子本人似乎不常感觉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孤独,还在继续混乱邪恶呢233333

好吧,这就是我理解中的咕哒子。正所谓千人千面,我觉得对于咕哒子这个尤为特殊的角色而言,每个人的理解更是偏差得很大了……

所以这篇里的,似乎还是糅合了一点玲珑我的私设?

另外,关于玛修这个孩子……在看到百度百科中所写的她的身世之后,对她的理解也更深了一层。憧憬着看到更大的世界,更多的冒险……这样的孩子,也是坚强的人呢~

也因为如此,咕哒子和玛修之间的,这份莫名其妙的陪伴和相依,来得更为难能可贵吧。

 

最后,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围观!毕竟玲珑水平有限来着……【趴】

这次也稍微尝试了日系轻小说的风格……算是试图靠拢fate风格但又失败的案例吧233333写得有很多问题和不好的地方QAQ……还请大家见谅……【再次趴下】

因为没正式看完FGO的全部剧情,所以可能中间有一些出错或者有问题的地方,欢迎大家指出~

另外也欢迎大家提出各种意见和建议什么的~怎样的看法都可以啦~玲珑来者不拒哟233333


评论 ( 11 )
热度 ( 76 )
 

© 水玲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