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玲珑

大家好,这里玲珑,是爱码字的小写手一枚~
时而拖稿时而勤奋……总之欢迎大家来玲珑的lofter主页做客哦~
主页使用说明书:http://waterlinglong.lofter.com/post/1d598ecc_a5481f1

【那一瞬间】《最后一次拥抱》致停留在眼前的温柔【全文完】

【那一瞬间】《最后一次拥抱》

【《那一瞬间》系列第二篇】

【提示】

·这篇文章属于《那一瞬间》系列,是玲珑古早的黑历史……文笔内容存在不少问题……发上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屯文……希望大家注意避雷QAQ……

·这个系列的文章存在黑赛尔号部分NPC,黑战神联盟成员的内容……并对不少角色存在个人解读和带有偏差的形象塑造,也就是角色严重崩坏和二次重塑。这样处理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强剧情的矛盾,作者本人不对这些角色怀有任何恶意……这里再次希望大家注意避雷QAQ……

·欢迎大家围观的说~也欢迎大家吐槽拍砖提出意见建议什么的QAQ~


QAQ这篇文章讲述的,是赛尔号的精灵训练师天月,和她的第一只精灵——布布花之间的故事。关于伙伴和变强之间的抉择……其中也出现了曾经在赛尔号论坛掀起过讨论的融合精灵话题……

所以呢……精灵到底是伙伴,还只是单纯的武器?


最后一次拥抱

     文/水玲珑

楔子

机械室那么大,聚集着许许多多的赛尔们。赛尔们穿着样式各异的装备,带领着各自的精灵,让这个刚刚到来的小赛尔——天月眼花缭乱。

“快过来快过来!”一个漆着黄色,带着火箭筒的赛尔向她招手,“你是新来的小赛尔吧,我叫茜茜。”

天月怔了一下,快步赶了过去,向茜茜打招呼:“你好茜茜,我叫天月,是来这里领取精灵的。”

“哦,领精灵啊。”茜茜笑着从身后取出一个机械盒子,放在她的面前,指了指说,“这里有三只精灵,他们分别是小火猴,布布种子和伊优,你选一只吧。”

天月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这就是精灵吗?好可爱啊!都想要呢。

可是,只能选一只,真可惜。

天月盯着这三只精灵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决定下来。

忽然,那只布布种子跳了起来,似乎是想要冲破这个机械盒子,成为天月的精灵。

布布种子头顶上的小小花苞充满了生气,仿佛只要稍稍浇灌,细心呵护,就可以开放成一朵最最美丽的花。

“啊,布布种子好可爱,头上的小花苞也很漂亮,就选它吧!”

天月天真地笑了,充满期待地看着这只精灵跳进自己的胶囊里。

Chapter One

星空永远都是那么的美,浩渺无际。在漫漫星空之中,有一艘装载着重大使命和英勇战士的飞船——赛尔号。

在赛尔号上,住着两种不同的智慧体——赛尔,精灵。

……

天月在浩大的精灵太空站中徘徊着。她的身边跟随着一只布布花,那是她最最珍爱的精灵,是她引以为豪的好伙伴。

穿梭在来来往往的赛尔之中,天月寻找着那些能够与之抗衡的对手。自己的布布花等级还不够高,需要磨练,需要与各种不同的精灵对战,掌握对战的方法和技巧。

就这样走着走着,天月陷入了美好遐想之中:等到布布花变强,升到很高的等级的时候,我就可以带着她打败很多BOSS;再等到她满级了以后,我就能带着她到处转转,好好炫耀一番……

忽然,“嘭”的一声,天月的右臂猛然一疼,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她急忙回头望去,看到在自己刚刚站着的地方旁边,有一位漆着黑色油漆,穿着高级的米币装备的赛尔正揉着自己的左臂。

天月刚想走过去给那位黑色赛尔道歉,对方却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盯着天月,大声斥责道:“你走路不长眼睛吗?连看都不看!赶快给我道歉,快!”

黑色赛尔嚣张的言论激怒了本想要道歉的天月。这人怎么这么猖狂啊!不小心撞了人,还没来得及道歉,就被对方狠狠地攻击一番,这样的事换做谁都会不高兴的。

“你什么人啊?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本来打算给你道歉来着,现在,我还就偏不道歉了!。”天月也是那种自尊心极强的人,被一个陌生人这么一羞辱,怎么能忍受得了?她毫不犹豫地反击,丝毫不在意那赛尔的高级装备和身边跟随着的谱尼。

那黑色赛尔不甘示弱,快步走到天月面前,毫不客气地说道:“你只不过是一个新来的赛尔,跟我还差得远呢。奉劝你,最好别把我惹急了。否则……”他凶恶的目光正对着天月的脸,摆出一副很不好惹的架势。

天月毕竟只是刚来赛尔号没多久的新人,不懂得赛尔号的潜规则,只知道努力训练精灵,认真做任务。她面对着这位不讲理的赛尔,没有任何的畏惧之情:“你想拿我怎么样啊?有胆量的话,拿你的精灵来和我的布布花单挑一场,一决胜负。”

“没问题。”黑色赛尔的眼神中满是蔑视,他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就在这里,现在就开始好了。”

天月紧闭双唇,用眼神示意布布花开战。而另一边,黑色赛尔的谱尼也做好了准备。

开始战斗了。

天月发现自己的布布花比对方的谱尼要高出几级来,心里很是高兴,她满心欢喜地认定这次自己绝对能够胜出。

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于自己最看重的布布花。那是她耗费心血一手培养起来的精灵,是她最为心爱的精灵。

布布花心里很清楚这次战斗的胜负意味着什么,她全神贯注,率先使出了“寄生种子“。无数的藤蔓从地面破土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缠住了谱尼。随即更多的藤蔓也顺势缠了上去,将谱尼紧紧地裹住,让他动弹不得。

“呵呵。”黑色赛尔并没有因此而紧张起来,他的神情自然放松,颇有早已胜券在握之势。他给谱尼使了个眼色,谱尼立刻会意了。

正当布布花打算继续攻击谱尼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在无数藤蔓的疯狂缠绕之下,谱尼居然能够使出技能。他的身体猛然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在一瞬间,缠住谱尼的藤蔓土崩瓦解。谱尼的无数只触手同时发力,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光球,光球向还没反应过来的布布花砸去。

布布花的身体向后滑行了不知多远,才停了下来。此时的她已经伤痕累累,不堪一击了。不过她还是硬挺了下来,顽强地站了起来,用视死如归的决绝眼神瞪着自己强大无比的对手。

天月着实为布布花捏了一把汗。她看得出,凭借布布花所剩无几的力量,根本不是谱尼的对手。也许从一开始,天月就不应该让布布花对付这只强大的精灵。可是天月不想就此放弃,她还对自己的布布花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她希望布布花赢,希望自己最看重的布布花能为自己争一口气。

 

Chapter Two

黑色赛尔的嘴角稍稍勾起,他一挥手,谱尼立刻飞到了布布花的面前。

谱尼的触手全部向着布布花飞去,将布布花紧紧地缠住。随后,谱尼轻而易举地举起了布布花,他几乎释放出了全部的力量,将弱小的布布花抛上天。

布布花被抛了上天,又很快地重重摔了下来。她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力量,眼睛慢慢地闭上了,一动不动。布布花惨败,谱尼心满意足地回到了主人身边,向他请功。

“你……”天月恨得气不打一处来,她冲到布布花的面前,紧紧地抱住了她,“对不起,布布花……都怪我,怪我一时意气用事,没有保护好你……”

“呵呵……”黑色赛尔用嘲讽的眼神看着抱在一起的弱者们,用居高临下的姿态宣布着自己尊贵的名字,“记好了,我叫圣岚。”

天月转过身,用无比憎恨的眼神瞪着圣岚。而圣岚丝毫不为所动,他依然是笑着,在他的眼中,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弱小赛尔根本不值得留在赛尔号。

天月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让布布花受了重伤,被可恶的圣岚鄙视……她的心里慢慢地都是怒火,但眼中却浸满了凉凉的泪。

忽然,一个暗红色的身影挡在了天月的面前。那个身影的旁边,站着一只雷伊,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和那只打败布布花的谱尼有的一拼。

“雷伊,雷神天明闪!”那个暗红色的身影毫不犹豫地喊道。雷伊的身体在一瞬间被蓝色的光芒笼罩,身后出现了一个蓝色的重影。雷伊的双臂交叉在胸前,紧闭双眼,聚集着电的能量。猛地一下,他张开双臂,身后出现了一对金色的羽翼。他扇动羽翼,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谱尼,霎那间,一个巨大的白色电光球打在了谱尼的身上。谱尼避闪不及,被逼退了几步,差点摔倒。

这下轮到圣岚始料不及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看似柔弱的新手居然还有个这么强大的帮手。没办法,他只能收回自己的谱尼,看着对方干瞪眼。

那个暗红色的身影慢慢转过身,看着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天月。天月对上了那个神秘的暗红色赛尔的脸,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天阳哥哥?!”

暗红色赛尔听到了这诧异的喊声,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又回头看着一脸沮丧的圣岚,笑道:“这位新来的粉色赛尔是我妹妹天月,你以后最好别随便惹她。”

圣岚知道天阳是赛尔号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精灵也不容小视,这样的人是惹不起的。于是圣岚只好陪着笑说:“真是抱歉啊,天阳,我不知道她是你妹妹的。下次我绝对不会伤害她了。”

听了这话,天阳满意地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取出一个精灵胶囊,收起了布布花,又扶起了天月,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先回我的基地去吧,你的布布花伤得很重,需要休养一阵子。下次可别再这么冲动了。”

天月“嗯”了一声,擦了擦眼泪,拉着天阳的手,跟他回去了。她心里暗自庆幸自己遇到了哥哥。她的哥哥——天阳早在她来的几年之前就登上了赛尔号,据说在赛尔号里战绩辉煌,很受人尊敬。

走了一段路之后,天月的眼前出现了一座美丽的木屋。这座木屋顶上被翠绿的藤蔓覆盖着,周围种满了各种奇特的花花草草,很是静谧幽雅。她情不自禁地驻足,欣赏着这座简朴但是有着自然气息的小屋。

“到了,这就是我的家。”天阳走到小屋的门口,取出钥匙把门打开,招呼天月进屋来坐。

天月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哥哥,问道:“这是你的家?好漂亮啊!”

天阳看着纯真可爱的妹妹,笑了:“怎么,你不相信啊?”

“啊,我信,我当然信啦!”天月心头涌上一阵欣喜,蹦蹦跳跳地进了屋子,就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

 

Chapter Three

小屋里的装潢朴素典雅,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清新之气。清风顺着窗口悄悄地溜进来,摇着一间卧室门口的粉色纱帘。

天阳取出装着布布花的胶囊,带着天月走进了那间用粉色纱帘遮挡着的卧室。卧室里只有一张白色的床,床上干干净净,像是刚收拾好的一样。

“这是我专门为受伤的精灵准备的休息室,就让你的布布花在这里休息休息好了,你也住下来吧。你放心,我会找医生为布布花疗伤的。”天阳沉着的语气里透着一种特有的温柔。天阳,像雨花石一般,同时拥有着坚硬的内核和光滑的外表。但这样的人,也会让人难以捉摸,无法靠近。

紧接着,天阳轻轻地把胶囊放到了白色的床上,胶囊立刻迸发出眩目的光芒。光芒散尽,胶囊中的布布花已然躺在了床上,奄奄一息。

天月揪心地看着自己受伤的精灵,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是碍于自己的哥哥站在身边,泪水迟迟没有落下。她捏弄着门口挂着的纱帘,想摆脱掉这种担心的情绪,但毫无用处。

怎么办呢?布布花受伤了……

如果她不醒过来的话……

天月想起了自己曾经和布布花度过的一个个看星星,捉萤火虫,赏夜景,说笑谈天的夜晚。虽然布布和自己相处的日子不算久的,但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习惯了生活中有那个绿色的可爱影子?

天月不想在自己的哥哥面前失态,于是便匆匆跑到院子里,默默地看着一朵朵鲜艳的花,装出文静的淑女赏花沉思的样子。然后,眼泪就在不知不觉中像初春的雨露一般滋润着泥土。

“天月,心情不好?”天阳用柔和的声音关心地问道。

天月迅速抹掉了眼泪,转过身笑着面对哥哥,说道:“没事没事,我只是看看花。这里的花……好漂亮。”

有那么一瞬间,天月觉得自己真是弱小,真是可笑。布布花只是受的伤比较严重而已,哥哥都说了不会有事的,自己哭个什么劲儿啊。娇滴滴的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实在是太丢脸了。

天阳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走上前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金灿灿的硬币,硬币上依稀刻着“M”的字样:“喏,这些给你。去买一身高级点儿的装备,顺便再买些洗学习力的药剂。你的布布花的学习力都被你刷乱了。”

看着那些在阳光下闪着光的漂亮硬币,天月一脸的诧异:“这是……什么东西?这种硬币,也可以买东西的吗?”天月只知道用赛尔豆可以买来装备和药剂,她从来没见过这种奇怪的硬币。

天阳满脸的无语,只得耐心地给自己赛尔常识缺乏的妹妹慢慢解释:“这种硬币叫做‘米币’,是比赛尔豆更加高级也更加珍贵的货币。米币可以换来更好的装备和道具,也可以兑换‘金豆’。而金豆,又是另一种货币,可以购买高级的精灵道具,训练出好的精灵。”

天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记住,赛尔号有一条潜规则,就是它。”天阳指了指手中的米币,补充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米币已经超越了普通货币,成为了赛尔号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了足够多的米币,就相当于得到了变强的捷径。”

变强的捷径?天月觉得很不可思议。这和新手指导官说的不一样啊!新手指导官说的是:想要变强,就要爱自己的精灵,努力训练好自己的精灵。这和米币有什么关系啊?

不过天月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她觉得这种想法在天阳哥哥看来恐怕是很可笑的。

那些金灿灿的米币被交到了天月的手里。握着这些价值不菲的米币,天月的心有种莫名的慌张。她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些米币,然后将它们倒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小屋花园里的花朵开得正艳,在阳光下茁壮地成长着。到处都是一片生机盎然。

天月已无心欣赏这美景。

布布花的身体好一些了没有?哥哥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呢?

 

Chapter Four

夜幕就像一张黑色的布,月亮静静地挂在夜空中,周围星星点缀着,华美而雅致。是那种,不花哨,不单调的美。

天月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蹑手蹑脚地走出自己的卧室,径直向粉色纱帘遮掩着的精灵休息室。她轻轻掀开纱帘,生怕惊扰到布布花。

布布花已经醒来了,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发呆。

天月柔声唤道:“布布……好些了吗?”

“啊,好多了呢,主人。”布布花笑嘻嘻地转过头,望着一脸紧张关切的天月,像是暗自嘲笑着天月的软弱爱哭。

天月放下了悬在空中已久的心,走上前,和布布花一同坐在床上:“那就好啊,担心死我了。你可是,我最珍重的精灵,或是说,朋友呢。”最后一句话,是天月对自己说的。天阳哥哥的话时不时地在她的耳边响起,让原本就优柔寡断的她心神不宁。她不知道自己这样一意孤行,只凭借一己之力训练精灵的方式究竟能不能获得成效,能不能让她像哥哥那样优秀。毕竟,她是很想成为优秀的精灵训练师——这几乎算是每个初来赛尔号的小赛尔的单纯梦想。

“谢谢你哦,主人!”布布花忽然一个猛扑,紧紧抱住了天月。布布花的脸上满是纯真女孩的笑容,一点也没有个正经精灵的样子。

天月忽地怔住了,继而又很快反应过来,露出了同样灿烂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有些许的勉强。天月的理智不住地敲打着她的心,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她,不管是你在赛尔号生活这么久所了解的,还是你哥哥亲口告诉你的,都说明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只凭着你这只弱小的布布花,是不可能在偌大的赛尔号上立足的。

今天发生的事,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所以呢……

泪水不知不觉又流了下来。

布布花察觉到自己的身上沾上了什么不明液体,她一把推开怀里的天月,看见了天月湿润的眼眶。

“你怎么了啊,主人?”布布花担心地问道,“我已经没事了啊,不要再哭了。你哭了的话,我会心疼的。”

善良的布布花,她一直固执地相信主人会永远地爱着她。

“呐,没什么,只是有些自责。因为我一时斗气,才害得你……”天月的眼泪来得更猛了。

布布花伸出手,在手心里变出了一片粉色花瓣,递给天月,说道:“别哭了,我不怪你,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锻炼,成为强大的精灵。喏,这个送给你。”

躺在手心的粉色花瓣,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梦幻。

天月默默地收下了这份小小的礼物,对布布花投以真诚的笑容。

天月的心是忐忑不安的。她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冒出放弃布布花,转而训练其他精灵的想法。也许这想法很早的时候就有了吧,只是自己还未察觉到。

在自己身边的朋友放弃了曾经一起走过很久的主精灵,将它们扔进仓库或者融合时,她依然倔强地不肯接受那些朋友们的建议:放弃布布花。她只是在无力地支撑着罢了,因为她对自己这种违背赛尔定律的做法也没太大的信心。可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她终于动摇了,想要放弃了……

真是可笑啊,天月,之前在别人面前说出的那些大义凛然的话,是不是都算作秀呢?

眼泪已然止住,但心里却在不停地受伤流血。

她终于感到了自己的无力。在这个庞大的世界里,逆天而行的人们,即使讲道义,却在最初就已注定失败。

纱帘上缓缓映出一个模糊的黑影。

在纱帘的一角后面,是一抹不显眼的暗红色。

 

Chapter Five

    来瞭望露台买东西的人真多啊!

天月紧紧捂住自己的口袋,穿梭在人山人海之中。周围的人疯狂地向前面挤,柔弱的天月几次险些被挤倒在地。

终于,在排了很久的长队,或者说是挤了很久的长队之后,天月艰难地凑到了售卖窗口前。她从来没想到过,这些在她眼中只能在梦里看到的珍贵的装备道具,居然会有这么多人来买。这些东西,在她这样的新人眼中,都离谱的贵。

那些人,是怎么弄到米币来买这些东西的呢?不会都是自己的哥哥姐姐给送的吧。

天月在心中否定了这个可笑的答案。

她将口袋里的米币掏出来,小心翼翼地递给售货员,说:“我要一套装备,还要全套的洗学习力的药剂!”她的这些话几乎是喊出来的,因为这里人实在是太多了,声音很杂乱,如果不大声的话售货员恐怕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小姑娘,你得说清楚你到底要什么装备。我现在先帮你去取药剂,你看看这个单子,挑一套装备吧。”

装备还可以挑的吗?天月觉得很不可思议,她以为装备都是随机抽取的。她翻开那个册子,看着一套套精美的装备,不由得发出“哇”的赞叹声。这些装备和普通的装备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这里的无论哪一套装备,都比自己身上穿着的室女座装备要好很多。她霎时间觉得自己穿着这么低廉俗套的装备,站在这个大商场里,有点没面子。

她看完了所有的装备,觉得它们都很好,都特别的喜欢,很难挑选出一套最喜欢的来。这时,一副精美的蓝色主色调装备呈现在了天月的眼前。那副装备给人一种严寒的威压,仿佛触摸上去是冰凉的。寒冷,孤傲,不可靠近,这样的感觉,活像是站在塞西利亚星顶端,俯视整座星球的冰雪之王阿克西亚。

“就这套,我选定了。”天月指了指那套装备。她才发现这套装备是有名字的——“闪光冰蓝”。刚才光顾着被这套装备吸引,连名字也没有注意到。

售货员把天月要的全套学习力遗忘剂和闪光冰蓝套装交给了天月,也从她手中拿走了相对应的米币。

货刚拿到手,天月就被身后的赛尔们挤到了队伍旁边。于是又是一阵混乱的挤挤攘攘,天月总算是脱离了这个混乱的地方。

她迫不及待地穿上了自己的闪光冰蓝套装,又释放出自己的布布花。她的套装看上去神气极了,只不过身旁跟随着的布布花实在太弱小。这样强烈的反差很快引起了周围赛尔的议论,天月也觉得有些丢人,不过并没有太在意。

买了装备和药剂,接下来要去哪儿呢?天月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没有确定目的地。

忽然,站在传送舱旁边的人群里有人大喊了一声:“大家快去火山星!火山星发现了稀有矿石!”

稀有矿石?!

这一重大发现让天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有那么珍贵的东西吗?如果我采集来的话,一定可以换到很多的米币,这样我就可以靠自己的实力变强了。

天月没怎么多想,兴冲冲地跨进通往火山星的传送舱。

火山星上,到处都是熔岩和岩浆,还有看上去即将要喷发的小火山,十分危险。

天月小心地踩在炎热的地表上,四处张望着,寻找着传说中的“稀有矿石”。可是周围并没有什么稀有矿石,只有十分常见的黄晶矿。

矿石究竟在哪儿呢?

天月望了望面前的火山星山洞,她清晰地记着山洞里是采集甲烷燃气的地方。稀有矿石,会不会藏在这山洞里面呢?

天月快步向山洞走去,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的布布花有些不大对劲。布布花因为受不了这样炎热的炙烤,额头上满是汗珠,连站都站不怎么稳,像是快要晕倒了似的。

 

Chapter Six

火山星山洞。

闷热,闷热。布布花已经是大汗淋漓了。而天月的身体很难再继续挪动了。刚刚套上的轻盈的装备霎时间变得沉重,她不由自主地弓起身子,弯腰匍匐着……

不对啊,不对!天月的心猛然间“砰”地一跳,吓出了一身冷汗。自己是机器人啊,怎么会耐不住这点高温呢?火山星山洞自己不知来过多少次了,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强烈的反应啊……

难不成,难不成……这一切都是个骗局!

有人在传送舱传播假消息!

天月艰难地抬起身子,眼前满是熔岩,根本没有稀有矿石的影子。更加不对劲的是,火山里缓慢流出的岩浆忽然加快了流速,岩浆池里的岩浆越积越多,几近溢出。

天月慌了,想尽快逃出这个不祥之地,但是原本起到保护作用的装备在此时就像一块巨石一般,重重压在天月的背上。天月只能缓缓地挪着步子向外移动。

忽的,一阵火光在天月的眼前闪过,像是一个什么东西的影子。天月慌忙回头,看见正在迅速上涨的岩浆池上,站着一个身穿金黄机甲的赛尔。那个赛尔,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眼前不堪一击的天月。他的瞳孔里闪烁着高傲和不可一世,仿佛他是赛尔号上最强大的王者。

在他的身边,站着一只魔焰猩猩。魔焰猩猩露出尖锐的牙齿,眼神里充满了凶残和愤怒。炙热滚烫的岩浆丝毫伤不到他们,反而是被控制了一般,为他们所用。

好熟悉的……赛尔!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只见那赛尔缓缓开口,用仅有至高的王者才特有的磁性嗓音,像对卑微的下属发号施令一样说:“还记得我吗,小家伙?如果你那容量过小的大脑记忆力太差的话,那就让我浪费一点宝贵的时间,来提醒一下你吧:我是……圣岚。”

圣岚?!就是那个狠狠伤到自己最心爱的布布花的圣岚!

天月的怒火在这放纵不羁的语气中被彻底激发了,她身上的机甲似乎不再是沉重的负担,而成了她爆发愤怒火焰的最好的引导线。冰蓝色的机甲迸发出冰晶凝聚而成的冰箭,夹杂着阵阵寒气。那些冰箭统统对准了圣岚。

天月双眼紧闭,脚下的熔岩被寒冰包裹着,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寒冰气场。即使她是第一次使用“闪光冰蓝”,但她依然能够控制得极好——就像是早已与机甲融合于一体,领会了掌握驾驭的要领了一般。

因为,因为,此时此刻愤怒已经战胜了理智!

圣岚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弱小的天月还有还手之力。他命令魔焰猩猩展开火焰防护盾,强大的防护盾挡住了天月全部的攻击,但魔焰猩猩的力量也所剩无几。

毕竟,这种超乎寻常的愤怒力量是不可估测的。

魔焰猩猩本来就因为控制火山星山洞的温度和岩浆上升的速度而耗费了很大的力气,再加上天月的猛烈攻击,已经筋疲力尽,几乎要倒下去了。可是圣岚丝毫不顾及自己的精灵,继续命令魔焰猩猩控制火山星山洞,毫无关怀之意。

这就是圣岚,也就是这艘“与精灵友好共处,把精灵看做自己的伙伴”的飞船里的大多数赛尔在紧要关头的默认选择。他们宁愿让自己的精灵战斗到最后一刻,战斗到毫无力量,战斗到死亡,也不愿就此收手,留下与自己生死与共,为自己赴汤蹈火的精灵们的性命。这些视主人为生命的精灵,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见的只有自己主人冷酷无情的目光和决绝的背影,或是指挥着其他精灵继续进攻的手势。

那些口口声声喊着愿意爱护自己的精灵的赛尔们,只是罩着伪善面具的自私的利己主义者!

 

Chapter Seven

天月身体中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出,似乎已经到达了不受控制的境地。愤怒,愤怒,无限多的愤怒化作冰之羽翼,攻击,包围,压迫……美丽的冰蓝色光辉慢慢凝聚,幻化作冰蓝色的透明神鸟。冰之神鸟的双翼缓缓张开,天月脚下的冰层迅速随之蔓延,冻结,冻结……直到整座山洞都被厚厚的冰层包裹住了。

魔焰猩猩依然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他已无力控制山洞的温度和滚烫的岩浆,只是用那最后的一丝力量,化作坚实的火焰屏障,将自己的主人罩在屏障之中,让他不受到丝毫的伤害。

继续坚持着,继续坚持着,魔焰猩猩用自己的生命在坚持。他的体力已然耗尽,双腿摇摇晃晃,几乎站不住了。圣岚紧闭着双唇,神情严肃,他看着自己的精灵开始微微颤抖,开始被天月的攻击逼着后退。魔焰猩猩手上的烈焰慢慢地变弱,最后终于——

消失了。

微弱的火焰葬在了漫天的冰霜里,随之而逝去的是那顽强坚韧的生命。

魔焰猩猩轰然倒下,而圣岚面无表情,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电影,落幕了,也就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果然只是机器人吗?机器人啊……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天月的寒气不知在什么时候缓了下来,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为主人战斗到死的精灵勇者倒下了,他的主人只是冷眼旁观。

这跟那位安静沉稳,耐心细致的,她初来时一直崇拜着的新手指导官,说的完全不一样啊!根本……根本就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世界啊!

在新手指导官的口中,我们的赛尔世界,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令人神往。赛尔,精灵,他们和睦地相处在一起。赛尔号上,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偶尔会有海盗来进犯,但是英勇的赛尔们指挥着自己的精灵,最终总是会胜利,为赛尔号带来祥和与安宁……

这是充满勇气,智慧与爱的赛尔号!不是她眼中所见到的,处处散发着金钱的铜臭,随时都会有绝情的赛尔们抛下自己曾经许诺过要一直与其并肩作战的精灵……这不是赛尔号,这不是赛尔号……

但天月知道,再多的谎言掩盖不了事实的真相,自己的幻想最终骗不了自己的眼睛。

圣岚看着失神的天月,又恢复了之前的嚣张狂妄。他站在寒冷的冰霜之中,放肆地大笑着:“哈哈哈……小丫头,果然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怪不得你哥哥要拜托我让你长长见识,开开眼界,好好认清楚这个世界呢……”

天月被圣岚的话彻底惊醒,全身上下如触了电一般震悚起来:“你说什么?!我哥哥……天阳哥哥……他让你对我做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啊!”

天月撕扯着嗓子,歇斯底里地呐喊着。泪水在极度的愤怒与恐慌之中肆意涌出,落在寒冷的冰层之上,化作高起突兀的冰点。寒风在狭小的山洞中徘徊,天月的脸庞渐渐变冷,而美丽的冰之神鸟也在泪水之中变得透明,然后消失在了狂风之中。

“啊啊,我是说,今天来找你的麻烦,可不是我闲得无聊了。这是你哥哥的嘱托,他说要让你在这次的事件之中彻底放弃对赛尔号的幻想,好好训练精灵,成为优秀的精灵训练师。就连计划,也是你哥哥亲自安排的。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轻易地搭上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魔焰猩猩呢?”圣岚的话底气十足,在山洞中回响着。

失去了冰之神鸟的帮助,几近崩溃的天月终于瘫软在了地上。她的泪水滴落在了渐渐消融的冰层之上,周围的空气稀薄得几乎让她窒息……

这些,都是哥哥的安排吗?是哥哥,那个阳光明媚的,温柔体贴的好哥哥,亲手策划了这一场悲剧,亲手伤害了他的妹妹……还因此,害死了一只无辜的,只会忠于主人的精灵……

没错,她从来没有看清过这个世界,因为世界太过复杂。她宁可单纯地把世界想得简单一些,这样她就不会那么累,不会那么怕。

 

Chapter Eight

圣岚狂妄的笑声继续回荡着。他的心里很清楚,天月很快就会彻彻底底地崩溃了。当然,这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用真相刺激天月,让天月崩溃。

圣岚不知道那个叫天阳的精灵训练师为什么这么神通广大,居然把一个分别了好几年的妹妹现在的个性了解的那么透彻。不过他无心思考这些对他而言很无聊的问题。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着天月崩溃,然后离开这里,去找天阳拿那份属于自己的酬金。

可是天月就是不配合圣岚,她还没有崩溃,没有任何疯狂的举动,只是低声地哭泣。这显然不合圣岚的意思,圣岚希望看到的是天月痛苦的哭喊声和撞墙之类的举动,这样他才好回去交差。

泪水滴落的声音是很轻很轻的,伴随着的只是低声地抽泣。

天月从没想过赛尔号居然这么可怕,赛尔们的灿烂笑脸背后都是冷酷无情的面孔。她以为赛尔号是个美好的世界呢……可那只是“她以为”而已。

哥哥,似乎变了呢?

原来的哥哥是什么样子的?

天月已经记不清曾经哥哥的样子了。只是记忆中隐隐闪着一个面带温柔笑容,总是宠溺着她的少年的身影。她的脑海里只留下了哥哥陪着她玩,辅导她完成老师布置的训练精灵的作业的那些片段……

记忆宝石沉在湍急的时之长流底部,在阳光下闪着夺目的光辉。可当你将它小心翼翼地拾起的时候,它却四分五裂……

天月双手撑在地上,地表熔岩里的热量传到她的身体里,像烈火一般炙烤着她的心脏。

圣岚再也等不及了。他决定要给天月最后一击——将她推向崩溃悬崖之下的一击!

圣岚慢慢凝聚身体里的力量,手中出现了一把金色长矛。他举起金色长矛,长矛的顶端在空中形成了一个电光球。圣岚一挥长矛,电光就像一条条金色枷锁一般,急速向天月飞去。

天月完全没有注意到危险的来临。

一切仿佛就要落下帷幕了。

等等……好像还,忘记了什么啊!

忽然,一道绿光一闪,惊醒了天月,也使圣岚措手不及。布布花!

布布花之前处在极炎和极寒两种环境里,光是坚持着站着就已经耗费了很大的力气,到最后几乎要倒下昏过去了。可是,可是现在她又出现了,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站在了最关键的地点。

布布花,之前似乎是被无视了呢。

不过没关系,因为她从来不介意这些。能否变强,能否被人记住,她都不在意。

她在意的是,自己最爱的主人,能够安然无恙,笑着站在她面前。

这就是布布花最大的幸福,也是成千上万的精灵最大的幸福。

所以,所以一定要站着,坚持地站着,要挡住这些攻击!生命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只要自己心里的那个人能够活下去!

柔弱的绿色藤蔓疯狂地生长着,缠绕在地面上,就像一张大大的网。软弱无力的手掌展开莹莹绿色的屏障,仿佛是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来守护……

这算是,我存在的最大的意义了吧……

 

Chapter Nine

天月惊呆了。

在之前的战斗中,她完全忘记了布布花的存在。可是在紧要关头,布布花站出来了。她来保护自己了!就像之前的魔焰猩猩一样,为主人战斗到最后一刻。

蔓延的绿色没能彻底抵挡住圣岚的攻击,布布花最终还是耗尽力量倒下了。

粉色的花朵开得正艳,但却黯淡了,没有曾经的光泽。

天月被强大的力量冲击得躺在了地上,眼角含泪。

为什么,为什么布布花要来保护我的呢?她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啊!她为什么不去想想自己这样做会搭上她宝贵的生命呢?

如果说精灵总会在最后的关头保护主人,战斗到底的话,那么可不可以把他们理解成赛尔的忠实奴仆,或是赛尔的附属品呢?

除了为自己的主人战斗,他们的一生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呢?

天月不理解自己的精灵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保护自己。要是放在以前的话,她一定会认为这是因为自己的精灵跟自己有感情,是因为她很爱自己的精灵,和自己的精灵是好伙伴。可是在目睹了那难以置信的一切之后,她不这么想了。

细想的话,从最初就是赛尔用暴力的手段束缚了精灵们呢。

天月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就连一直以“爱自己的精灵”自称的自己,也是那些被自己唾弃过的伪善的自私的家伙吗?

如果真的爱精灵的话,那又怎么会要求他们必须忠于自己,怎么会要求他们用生命来保护自己,怎么会要求他们作为自己的精灵活着呢?

天月明白了,赛尔和精灵之间,本来就没有所谓的感情。只有利用者和被利用者间的利用关系。

这大概是,她从始至终一直逃避着的东西吧。

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布布花的身体。

对不起,我们以后,恐怕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因为,这里是赛尔号。

 

尾声

“准备好了吗?”天阳温柔的声音响起。

在那次火山星山洞事件结束之后,天月似乎想明白了很多。她不再那么爱自己的精灵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终究会变成像其他赛尔那样,冷酷无情地利用自己的精灵。

与其到最后自己才变成那个样子,还不如赶快想开,早点变强大。

她不想做一个无情的赛尔,可是在赛尔号上就必须无情,否则根本无法生存。她不希望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后才意识到这一点,可已经晚了,自己变强的时间要比一起来到赛尔号的其他赛尔晚很久很久。

精灵,只是被利用的棋子。

她再次把这句话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现在的她急于变强,哥哥建议她从融合精灵做起。而她曾经最心爱的布布花正是融合精灵需要的主融合精灵。

她很舍不得布布花。那是和她一起度过很长的快乐时光的布布花啊,怎么就这样轻易地被自己埋葬了?

可是自己没有选择。

她掏出胶囊,放出了自己的布布花。布布花已经知道她即将面对什么了,但她无怨无悔。

如果那次在火山星山洞里,布布花没有救出天月,而是自己一个人逃掉,那么今天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但是布布花情愿看到这样的结局。

“我想……再最后一次……抱抱你。”天月默默地说道,话语间似乎没有夹杂丝毫的感情。

随后,她张开了双臂。

布布花只是无声地走到天月面前,抱住了她。

就这样,一直一直拥抱着,该多好啊。

可是这不可能。

都变了呢……

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如泉水般涌出眼眶,簌簌地落了下来。

时间轴继续缓缓地向前推进着,一切都过去了,很快就被忘记了。

天月和自己的新精灵——黄金布布在天阳家的精灵训练室里做训练,她们的配合天衣无缝,十分默契。就像当年天月和布布花作战时候的样子。

而天阳在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精灵手册,上面关于精灵和赛尔间的关系的介绍让他不禁笑了起来。

好像,好像少了什么啊……

不,什么也没少,一切依然完整地呈现着。

这就是赛尔号。


评论
热度 ( 4 )
 

© 水玲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