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玲珑

大家好,这里玲珑,是爱码字的小写手一枚~
时而拖稿时而勤奋……总之欢迎大家来玲珑的lofter主页做客哦~
主页使用说明书:http://waterlinglong.lofter.com/post/1d598ecc_a5481f1

【那一瞬间】《雷雨天》光芒背后,污浊尚存【全文完】

【那一瞬间】《雷雨天》

【《那一瞬间》系列第一篇】

【提示】

·占tag抱歉QAQ……

·这篇文章是一篇短篇同人文……属于《那一瞬间》系列,是玲珑古早的黑历史……文笔内容存在不少问题……发上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屯文……希望大家注意避雷QAQ……

·这个系列的文章存在黑赛尔号部分NPC,黑战神联盟成员的内容……并对不少角色存在个人解读和带有偏差的形象塑造,也就是角色严重崩坏和二次重塑。这样处理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强剧情的矛盾,作者本人不对这些角色怀有任何恶意……这里再次希望大家注意避雷QAQ……

·欢迎大家围观的说~也欢迎大家吐槽拍砖提出意见建议什么的QAQ~


这篇的主角是雷伊同志……内容确实有点黑他……所以再次预警预警,希望大家避雷避雷啊QAQ……

这篇文其实想讲一讲,雷伊在光明的背后,其实也许有着不那么光彩的过去和私心QAQ……

然后就是再次欢迎大家吐槽文笔啊剧情啊什么的……各种拍砖我都不介意……尤其是文笔……当年的文笔简直不忍直视全是黑历史啊2333333

大概就是这样了……接下来放文……这篇是短篇,玲珑就直接全文放完了QAQ~


雷雨天

       文/水玲珑

楔子                                                     

伟大的雷电之神啊,请回应我们——虔诚的赫尔卡星人的呼唤。

你将降临于世,世世代代守护着美丽的赫尔卡星,为我们带来信仰与希望。

你随雷电而生,被万丈光芒所包裹,你脚踏着雷雨,手握着金色的闪电。

你是整个宇宙的守护之神,用雷电惩罚罪恶的人,用光芒照耀善良的人。

伟大的雷电之神啊,全宇宙最强大的精灵之神,请回应我们的呼唤!

 

(1)神的眷顾

眼前是一片废墟。

到处横亘着损毁了的机械零件和裸露的粗大的电线,许多报废的机器被泥土掩盖。除了我身后波光粼粼的一潭清水,这里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人看一眼的美景了。

这和赫尔卡星人的描述很不同。不,是完全不同,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别。

也难怪。赫尔卡星人所说的召唤誓言,以及他们这个种族,都在千年之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我,却才听见那响彻云霄的誓言,才赶到这里。实在是太晚了。

我转过身,望着那湖水,有点后悔来到这个地方,来赶赴一千年前的邀请。

忽然,从我的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啊!新精灵!”这会不会是赫尔卡星人?也许,他们还存在着。

可当我回头望去时,映入眼帘的不是赫尔卡星人,而是一个长相奇特的机器人。不,也不能算是长相奇特,只能说是我没见过而已。其实,我连赫尔卡星人都没见过,更别说是别的机器人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机器人,叫做“赛尔”。不到半天的工夫,“赫尔卡星的湖边出现新精灵”这件事就被传的沸沸扬扬了。大批的赛尔前来考察,前来挑战,冷清的湖边顿时围满了人,让我受宠若惊。

我一次又一次地与精灵们对战,再对战,仅仅一个小时就接待了二十名赛尔。很快我就已经筋疲力尽了。即便是神明,在这样的战斗强度之下,也会感到疲倦的吧。

我很轻松地战斗着,赢的概率很高,但也有输掉的时候。要是输了的话,我就会按照赛尔们的要求,给对方一个精元,这样赛尔们就可以孵化出其他的雷伊为自己所用了。这样的小小要求对我来说实在不足为过。

终于,几个小时过去,我的力量几乎消耗殆尽。最后来挑战的是一只巴鲁斯。与其他精灵不同的是,他是独自前往的,没有叫主人带着,也没有其他精灵的协助。

他是来与我单挑的吗?我一怔,心想,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

“雷伊,听说你是强大的雷电之神,是赫尔卡星人最为崇拜的神明。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实力吧!”巴鲁斯神情严肃,紧攥着拳头,做好了与我对战的准备。

我倒是很想跟这个家伙打一场,可是体力实在不允许我继续战斗了。而且在作战的时候,不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用这样疲惫的身体硬撑着,那只巴鲁斯……也不会高兴的吧。

“抱歉,我今天战斗了很久,已经没有力气继续作战了。要不,明天早上你来这里,我们好好地打一场?”我不知道巴鲁斯会不会同意这个要求。也许他只是想要我的精元罢了,趁我没有力气的时候打败我,不是正好吗?

巴鲁斯微微低头,思考了一小会儿,点头答允了:“可以的。明天早上,不见不散。你可别做胆小鬼,为了逃避与我的战斗而违约。”

“放心,不会的。”我笑笑。我可是雷神啊,神怎么会违约呢?巴鲁斯,你真是小瞧我了。

 

(2)驭水之王

他果然来了。

当我揉着惺忪睡眼的时候,那只巴鲁斯,踩着四溅的水花,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的动作,他的眼神,以及他周身散发出的不可战胜的强大气场,让我——身为雷神的我,为之战栗。

我想,他一定是个很强大的精灵,能够在没有主人和其他精灵的陪同之下来与我单挑。不过,我并没有为之畏惧。

我慢慢地感受身体里的雷电能量,让自己的身体悬浮在空中,越来越高。我站在比巴鲁斯高许多的地方,轻蔑地笑了笑。巴鲁斯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够像我这样在空中作战,我只要从空中向下攻击他,就能够轻而易举地获胜了。

巴鲁斯沉静地看着我,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他闭上了眼睛,周身渐渐形成了许许多多的小水滴。那些小水滴变大,聚合在一起……最终,水滴变成了一个大大的水球。霎那间,巴鲁斯猛然睁开了双眼,水球在一瞬间向我飞来,让我措手不及。

我急忙放出几个闪电球,让闪电球组成一个圆圈,飞速旋转,来化解巴鲁斯的招式。但是那水球实在是太大了,竟然轻松地击碎了我的闪电球防御阵,眼看就要砸到我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全速向下俯冲,想趁巴鲁斯放松警惕的时候,给他一个猛击。水球在空中分解成了小水滴,哗啦啦地全落了下来。见此情形,巴鲁斯没有迟疑,直接一个甩尾,抵挡住了我的攻击。

我连连后退几步,心想,这只巴鲁斯果然不是好惹的,仅仅凭借自身的蛮力就可以轻易地打退我的攻击。避开了水球我的仍然心有余悸,如果当时我不是反应快的话,一旦被水球击中,恐怕就不是战斗输赢的问题了。

巴鲁斯见我被他打退了,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身后湖中的水就忽然猛涨起来,一个个大浪接二连三地向岸边扑过来。我听见身后有异样的声音,急忙转过身去,却正巧被一个大浪打中了。

“潮汐——”在巴鲁斯的呐喊声中,我的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丈高的巨浪。我眼疾手快,立刻使出了瞬雷天闪,拼尽全力去抵挡这巨浪。

一束束雷电从我的手中发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电屏障。我的周身被雷电环绕着,发出“嘶嘶”的声音。天空顿时乌云密布,闪电随着雷的轰鸣声到来了……

可我还是输了。即便借助了自然中的雷电力量,我依然没能够抵挡住那看似毫无杀伤力的浪潮。潮汐不是巴鲁斯的绝招,威力也不大,可我却连这样一个小小的招式都抵挡不住。我疲惫的坐在地上,一阵失落感油然而生。

那只巴鲁斯迈着沉重而有力的步伐,走到了我的身边。他的嘴角向上微微勾起,眼神里满是不屑:“这样的家伙,也敢自诩为雷神吗?真是可笑。”

“你……你赢了。”面对他的嘲讽,我不敢也不好意思去反抗,虽然此时我的心里满是怒火,“可以给你雷伊的精元了。”

“不,我不是来要精元的。”巴鲁斯的话语字字铿锵有力,“我是……来要你的。我的主人,想要你,而不是你的精元。”

我诧异了。别的赛尔,不都是要一个精灵的精元吗?这只巴鲁斯的主人,很奇怪啊。

“干得不错啊,巴鲁斯。”这时,一个全身漆着暗红色的赛尔从报废了的巨型机器人身后走了出来。他饶有趣味地看着遍体鳞伤的我,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传说中无人能敌的雷神……也不过如此啊。没错,我的确是,来要你的。我要你……做我的精灵,为我所用。”

 

(3)违心抉择

巴鲁斯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随即转过身向那漆着暗红色的赛尔微微低头行礼:“主人,您怎么来了?”

暗红色赛尔没有回答他,面带微笑向我走了过来。他坚硬的铁皮靴有节奏地敲击着地面,脸上的微笑散发出一种难以言状的诡异,给人一种甘愿臣服的威压。恍惚间,他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正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我。

我艰难地爬起来,冲他笑笑:“你好……你叫,什么名字?”此时的我压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向对待其他陌生人的方式应付他。

“天阳。”他干脆利落地回答道,然后就立刻切入主题,“你还没回答我呢,雷伊。愿不愿意,做我的精灵呢?”他的嘴角继续向上扬起,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我不敢随随便便地拒绝他。

与此同时,巴鲁斯也缓缓走了过来,他沉稳有力地声音伴随着阵阵涛声响起:“你输给了我,就必须答应我的要求,答应主人的要求,为主人所用。”我恰巧对上了他的双眼,看见他的眼里满是尊敬和忠诚——对主人的忠诚。

我低下头,默默不语。我的内心正猛烈地反抗着,它不希望我做出违心的决定。我的心,是自由的,不愿被束缚。

“做我的精灵,我会让你,变得更强大,会让你,成为赛尔号上最强大的战神。”那个声音,让我瞬间动摇了。

一直以来都被赫尔卡星人奉为雷神的我,永远信仰着自己是世界的神的我,动摇了。如果我是真正的雷神的话,就不会被打败了……永远都不会。

可我不是神。我只是一只精灵,和千千万万的精灵一样普通,在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面前,只会做着无力的抵抗。这样弱小的我,算是神吗?算是那个让所有赫尔卡星人敬重爱戴的神吗?

我不甘做一只平凡的精灵,我想……成为最强的,名副其实的雷神。

这不是那一刻才冒出来的,瞬间出现的想法,而是我不知道在多久以前就有的想法。虽然被称为雷神,可在现实面前还是有倒下的时候……很早很早,就想成为真正的神,不是那种徒有虚名的神。

如果这样做,可以变强的话……我甘愿违背自己的心。

“好吧……我答应,答应成为你的精灵。”蚊子般细小的声音,就连我自己也听得不大真切。话刚出口的那一刻,我仿佛成了罪人,出卖自己的罪人。

这不是天真,这是疯狂,对力量近乎疯狂的追求。从在“那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天阳的表情依然是微笑,笑得让人发颤发抖。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特制的黄金胶囊,将我收了进去。

我蜷缩在胶囊里,心里很不是滋味。胶囊很小很挤,只能容得下我整个身子。我是极不乐意呆在这个小地方的。

不过,为了力量,为了成为雷神,豁出去了。

我隐约听见了巴鲁斯和天阳……哦不,主人,交谈的声音:

“主人,雷伊……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我跟他交过手,他也不过如此嘛。”

“你不懂。雷伊身上,有着无穷的潜力。潜力,是需要激发的……”

 

(4)警钟敲响

隐隐约约听到了仓库门被打开的声音。

我从胶囊中探出头来,四下张望着,但是却没见到一个人影。

“你的决定,是发自内心的么……”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从我的背后隐隐传来。我跳出了胶囊,转过头去,只见巴鲁斯站在我的身后,神情严肃。

他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你,是什么意思啊?我的决定?是说我决定成为主人的精灵这一决定吗?”

他默默地低下头,仿佛与之前那位英勇无畏的战士是两只截然不同的精灵。“你其实不必这样的……对于野生精灵来说,自由,是非常宝贵的吧。为什么要……这样轻易地丢弃呢?不会是,因为我先前的那些话吧?”似乎是有愧于我,又似乎是懊悔自责,他的语气,让我有种莫名的难过。

我不会真的后悔了吧……            

“不,不后悔。这是我做出的决定,我是绝对不会更改的!”像是赌气一般,我的话语掺进了丝丝决绝,想要证明给巴鲁斯看似的故意放大了嗓音。

可是我的内心却在反抗着自己刚刚吐露出的话语。

巴鲁斯的眼中充斥着疑惑不解:“你真的,不希望自由地生活一辈子吗?或者说,你做主人的精灵,只是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实在是太卑劣了。用这种被人所不齿的方式来讨取微乎其微的力量,是所谓的‘雷神’的作风吗?”说着说着,他的语气变得不屑和轻蔑,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面对着我。

居然被他猜中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不能承认自己的真实目的:“怎么会?我堂堂雷神怎么会是那种卑劣的精灵!我只是很佩服主人,想要为他尽忠效力罢了。就像你一样,你不是也一直无怨无悔地跟随着主人吗?”

谁知他听了这番话,竟流露出些许的悲哀:“我们……不一样的。我的家族,世世代代就是为赛尔所用的,是要对赛尔绝对忠诚的。经历了那么久,我们族人已经把‘忠诚’二字深深地铭刻在心里了……我们族生来,就是赛尔的所有物,或者说,是傀儡。而你不同,你是野生精灵,是属于自然的野生精灵,是向往自由的……”

没错啊,我,的确是向往着自由和无拘无束的。但与自由相比,对我而言,力量才是最最重要的东西。为了力量,我可以毅然决然地放弃自由。

“……我曾见过许多精灵被主人捕捉时的景象。在波克尔的攻击之下,他们只剩了一点点体力,却依然做着无畏的抵抗,做着垂死挣扎。他们怒吼着,嚎叫着,哀鸣着……他们不想成为傀儡,不想被利用,他们向往着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就连被主人用来捕捉精灵的波克尔,最初被抓时也和他们一样,眼里闪着怒火和仇恨,恨不得撕了主人的皮。”巴鲁斯用平淡的语气陈述着事实,毫无感情却又让人为之动容。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做着最后的辩解,“我只屈服于强者。主人,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人,因此我要归顺于他。”这样荒谬的理由连我自己也说服不了。

巴鲁斯静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半晌之后,他开口了:“雷伊,你逃走吧。我知道你是为了力量,但是你要明白,成为傀儡只会让你堕落,让你一无所有。所以……快逃吧,现在还来得及。”

“我不会逃的!”我冲巴鲁斯怒吼道,“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我的决定都不会更改。你这么希望我离开,是担心我变强之后威胁到你的地位吧。真是有心思呢……”

我的三言两语让巴鲁斯无言以对。他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不信就算了。反正啊,你迟早会后悔的,会后悔自己冒昧冲动的决定的。”

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我独自站立在空荡荡的仓库。

仓库外的精灵们,正开心地嬉笑打闹着,无忧无虑。

这一切,都让我无法相信巴鲁斯的话。那些精灵,明明很幸福啊……

我想我的猜测是对的。巴鲁斯,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正直,他也是一个自私鬼。

和我一样啊。

 

(5)强者的对决

“这是,给你的,雷伊。”主人从身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大袋子,“这里面装着的都是各种药剂和刻印,你都用得上。今天你就和巴鲁斯去精灵太空站训练吧。巴鲁斯,要好好教雷伊啊。”说罢,他还不放心似的,又走到我身边的巴鲁斯面前,低声叮嘱了几句。

我的脸上满满地全是自豪,紧紧地抓着手中的那个红袋子,在众精灵无比羡慕嫉妒的眼神之中跟着巴鲁斯走进了传送舱。

当我们被传送到精灵太空站的时候,映入我眼帘的全是各型各色的精灵和带领着精灵的赛尔们。一眼望去,基本上每一只精灵都跟随着各自的主人,在太空站里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对手。

而我们则是例外。精灵带领着精灵——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

“专心。”巴鲁斯拍了拍我的肩,将看得入神的我从中唤醒,“这里不乏比你我强大数倍的精灵,一不留神就会被人偷袭,性命难保。”他像是来过这里很多次,已经十分熟悉了。我不得不紧跟在他身后,防止弱小的自己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伟大的雷神,就这样窝窝囊囊地跟在一只普通的精灵身后,真是丢人。

我四处张望着,忽然看见了一只黑白相间的精灵。那只精灵头顶上长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球状物,神情严肃地穿梭在人群之中。他的眉宇之间,仿佛有一种不可战胜,不可轻视的威严,每一步落脚之后好像都能震得地面微颤……好强!

我拽了拽巴鲁斯的胳膊,对着那只强大精灵的的方向努了努嘴,向他示意。巴鲁斯在我的提示之下,很快注意到了那只精灵。他沉思片刻,低声说道:“那个家伙……似乎有点来头呢。跟我去找他,正好趁这个机会让我给你好好示范示范。”

去……和他对战吗?他那么强,那么厉害……“真的能行吗?我看他好像挺厉害的,我们都打不过吧。”我犹犹豫豫地问道。

谁知巴鲁斯立刻给我了个白眼:“主人还说你有潜力呢。有潜力的精灵,可不会这么轻易地打退堂鼓,连试都不带试的。”他庄重的语气和轻蔑的话语让我顿时不大自在。我狠狠地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跟他并排向那只强大精灵走去。我可不能让他小瞧了!

没走几步,我们就已来到了强大精灵的面前。巴鲁斯从他身后拍了拍他的左肩膀,等他回过头来,笑道:“兄弟,有没有兴趣来一场单挑啊?”他的语气是那样轻松,丝毫没有因为对手强大的气场而畏缩。

那只精灵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半晌回答道:“如果是跟巴鲁斯你的话,就没问题的。不过如果是跟那只雷伊的话……恐怕不行。我从来不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他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大义凛然之气。

我愤愤地瞪了他一眼,他看见了,可却没有任何表示。我的心里很不平衡,凭什么我要被别人当做“弱小者”!而那只巴鲁斯,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挑战强者!虽然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服气,可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的确像他说的,我很弱,弱得不堪一击。

“那现在就开始吧,盖亚。”巴鲁斯向后退了几步,做出了准备出击的姿势。

哦,那只精灵叫盖亚啊。可是,巴鲁斯怎么知道的呢?而且,盖亚之前又怎么知道我和巴鲁斯的种族的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挠了挠头,才意识到是自己太孤陋寡闻了。

巴鲁斯和盖亚已经开战了。巴鲁斯首先出招,一股强劲的巨大水流从他向外张开的靠拢的手掌中喷射了出去,直击盖亚的头部。盖亚也不甘示弱,只见他身体微微下蹲,眉头一紧,使劲跳到了半空中,顺利地躲过了巴鲁斯的水炮攻击。

“好,好!”周围围了一圈观战的精灵,他们纷纷为巴鲁斯和盖亚的精彩表现拍手叫好。

巴鲁斯一甩尾,霎时间四周蓝色光芒环绕。他的脚下踩着一个大法阵,双眼紧闭,双手聚集力量。很快,一个蓝色光芒凝成的水球在他的手中诞生。

 

(6)不可思议的反击

巴鲁斯猛一睁眼,水球随即飞向了盖亚。紧接着,巴鲁斯迅速用同样的方式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水球,那些水球飞向空中,在空中连成一片,像一张大大的水网,从半空中扑向下方的盖亚。

盖亚纵身一跃,朝水网迎了上去。他左手凭空划出利刃般的攻击,撕破身边的水球,为自己开一条路,右手紧握着,娴熟地驾驭着自己身体里的力量。片刻,右手上已经被一团蓝色的气流包裹了。

当盖亚到达水网的顶部时,他微微一笑,踩着两只水球,跳了下去。此时巴鲁斯正在专心致志地制作着水网,他信心满满地认为盖亚一定会被水网困住,可是他这一次彻底是算了。

盖亚从空中飞跃了下来,右手上的气流越聚越多。他打算向巴鲁斯的侧身发出强有力的攻击。等巴鲁斯反应过来,准备应对的时候,盖亚的拳头已经打在了巴鲁斯的身上。巴鲁斯被这强大的攻击打得连连后退,最终摔倒在了地上。

我急忙跑过去查看巴鲁斯的伤势。他伤得很重,虽然没有出血,但是被打中的半个侧身似乎动不了了,一压就疼。我有些气愤了,站在巴鲁斯的身前,对那只盖亚喊道:“有本事来跟我比试一场啊!欺负一只普通的精灵算什么本事!”

没错,我的确急于和盖亚打一场,急于战胜他,证明自己的实力。

盖亚点了点头,镇定地望着愤怒的我,嘴角稍稍向上勾起:“可以。”还没等我做好准备,他就已经发招了。

我迅速制作了一个电屏障,来抵挡他的攻击。谁知他的手轻轻一敲,屏障就碎了。他的拳头向我飞了过来,周身的气场压得我喘不过气。我从未感受到过这样的恐惧,不知所措,害怕得闭上了眼睛。

我等待着他的攻击,等待着观众们的轻蔑的眼神和嘲讽的话语。

可是几秒钟过去,什么也没有。我睁开眼睛,看见已经受了重伤的巴鲁斯,正挡在我的身前。他的手张开的防护屏障,只是一个小小的水屏障,看上去毫无杀伤力,却挡住了盖亚的攻击。

我分明看到了盖亚略显慌张的神情。之前的镇定和冷静,霎那间被慌乱取代。盖亚,这位强大的战神,在一只受了伤的巴鲁斯做出的弱小屏障面前,竟然慌了。

盖亚连忙收回了攻击,向巴鲁斯微微躬身行礼:“抱歉,我违背了自己之前的承诺。前辈,请原谅。”他毕恭毕敬地低下头,声音小得很没底气。而且,他居然叫出了“前辈”这样对于比自己资历老的强者的尊称。

可是巴鲁斯只是盖亚的一个手下败将,怎么能称得上是盖亚的前辈呢?

巴鲁斯也收回了屏障:“凭靠着各种药剂的辅助而成长起来的精灵,已经弱到现在这个样子了吗?”

盖亚听了这话,很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得更低了。他的语气柔和了不少,周围的气场也收敛了:“抱歉,真的抱歉,前辈。是晚辈愚笨,不识泰山,没想到是前辈您啊……前辈您果然名不虚实,受了那么重的伤,不仅没有晕倒,还能够继续使用自身的力量战斗……”

“你的意思是,我已经弱到被你打成那么重的伤,几乎到了动不了的地步吗?”巴鲁斯得理不饶人,弄得盖亚尴尬极了。

盖亚无言以对,之前的傲气已全然消失:“前辈……可不可以容许晚辈送您回去……”

巴鲁斯点了点头:“我也没有怪罪你的意思。”随后巴鲁斯就走出了这个被观众包围的场地。这时我才发现,巴鲁斯居然还能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继续走路。周围的观众把目光转移到了巴鲁斯的身上,纷纷赞叹巴鲁斯的英勇和坚毅。

 

(7)残酷的开端

“那个……盖亚,这是怎么回事啊?巴鲁斯他,不是已经败给你了吗?那不就证明你比他强吗?”我吐露出了心中的疑惑。

盖亚暗自觉得好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前辈他可不是一般的精灵,他是赛尔号传说中的水系之王。在没有刷过学习力,没有使用药剂,没有加持刻印的情况之下,还能发出强大的攻击,并且在我用尽了全身力量的攻击之下,几乎安然无恙,甚至能够保护你……这恐怕是连神明都做不到的!那么强大的精灵是你的导师,可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如果他要是我的导师的话,我现在可绝不是这种水平啊……”

我诧异极了。巴鲁斯……居然是这么厉害的家伙。而且……他在我差点被打飞的时候出手相助,是不是说明,他已经承认我了呢?

“前辈他可是我的偶像啊!在药剂满天飞,极品到处有的赛尔号,能做到这种程度的非极品精灵,完全是靠自己的战斗经验取胜的精灵,真是不容小视啊……”盖亚还沉浸在对巴鲁斯的崇拜之中。

看着之前被自己当做“战神”的盖亚已经落魄到了叫“平凡”的巴鲁斯“前辈”,我打心眼里有点儿瞧不起他了。既然知道别人比自己强,那就要想尽办法,不惜一切地变强大;既然已经打败了传说中的王,那就要趁着这个机会站在巅峰之上,供人仰望……这只盖亚的所作所为,完全是那种趋炎附势的小人才会做的。

我雷伊可不是这样的人!从现在起,我就要努力训练,用自己的实力登上赛尔号的巅峰,像千年之前在赫尔卡星那样,被当做是救世的神,只可仰望,只可崇拜。

那才是我雷伊——真正的雷神。

 

赫尔卡星的水银湖,已经变得不像是曾经那个波光粼粼的美丽湖泊了。现在的它,已经沾满了污秽。湖水中弥漫着恶臭的工业废水,远远望上去,一片紫黑色,肮脏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

我今天又一次和巴鲁斯共同站在这里。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弱小的精灵了;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了赛尔号极其强大的精灵之一了,已经成为了赛尔们口口传诵的王者了。

巴鲁斯就站在我的面前,但是我们之间相距了很大的一段距离。他依然是水系之王,但却低调到了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步。如果他愿意像我这样,在战斗之前报上自己王者的称呼,那该会受到多少人的崇拜啊。

没错,我们今天,是来这里决战的。

“开战吧。”天阳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现在我不会再称天阳为“主人”了,也理解了巴鲁斯在我到来的第二天所说的那番话。

天阳让我们决战,意思很明确:他要从我和巴鲁斯之中挑选出一位更强大的精灵,然后穷尽毕生精力,将他培育成永不败的“神”,而失败的那只精灵,就会成为“神”的第一个贡品,悲惨地死去,把自己的全部力量献给“神”。

我不愿意与巴鲁斯为敌,巴鲁斯也同样。可是没办法,我们只得遵从主人的命令,来到这个地方,准备进行这场荒谬的战斗。

现在,战斗开始了,可我们谁都没有要打倒对方的意思。我终于明白了这世界的残酷,明明都是强者,明明是师徒的亲密关系,却要针锋相对。为了……力量。

我太想得到力量了。可是用这种忘恩负义的方式来得到力量,我做不到。

对面的巴鲁斯发话了:“雷伊,你不要出手,我也不出手。不管主人他说什么,我们都绝对不能打起来!”此时此刻,他依然忠于主人。但在天阳看来,我们……都不过是他手中的玩物罢了。

 

(8)无悔之路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他站着,我也站着。我们都没有动,即使天阳在旁边一遍又一遍地催促着我们。巴鲁斯的表情是何种的坚毅!这大概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忤逆主人吧。为了自己,也为了……我。

“快开始啊,雷伊,巴鲁斯!”

“我告诉你们,谁赢了这场战斗,谁就是精灵之王,谁就是赛尔号最强的战神!”
“你们中谁赢了,谁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力量,变得更强……”

力量!我的心猛然一颤,眼睛随即睁大。我梦寐以求的力量啊,就这样唾手可得了。巴鲁斯现在与我势均力敌,只要我出手,他肯定不能及时反应过来,就会……

只要我乐意,就可以胜利,可以得到想要的力量!

我抬起头,看着巴鲁斯。他的面容镇静,丝毫不为所动。他看了看我,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变化,连忙说道:“雷伊,这是个骗局,你千万不要开战,不要与我为敌……否则的话,你会后悔终生的。”

真的吗?如果开战的话……

不,我不会后悔。我会获得力量,为什么要后悔啊?

最初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力量吗?

我等不及了!

手中的闪电球慢慢变大,对准了昔日的导师。闪电球发出“嘶嘶”的声音,被簇簇雷电包裹着。我抱着闪电球,冲向对面,然后……做着曾经做过无数次的动作。

熟练的一击,正正击中了巴鲁斯的胸膛。

他已经没有力量反抗了。

蓝白相间的身影,重重地沉下去。巴鲁斯的眼睛慢慢闭合,嘴角挂着一丝笑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我的选择。

雷电侵蚀着他的身体,他却没有做出一丝一毫地抵抗。昔日的水系之王,即使在濒死的时刻,也是如此地镇定,如此地从容。他即将昏迷过去,即将死去……可他,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抗——哪怕是毫无意义的抵抗。

为什么,为什么不对我出手?

为什么不抵抗?!为什么,还要对我笑?!

是在宣告着自己生命的终结,还是表达对我的藐视?

“你……为什么不抵抗……我的攻击?”双眼已经模糊,可我依然强装出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故作坚强。

“我说过,不会向你出手的……不管怎样,都不可以出手的……”

微弱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了,可却充满着力量,震慑人心的力量。那是我所没有的,以后也不可能拥有。

“我就知道,我会死的……早就知道了。”巴鲁斯慢慢地合上了双眼,倒在了身后肮脏的水银湖中。他的躯体跟污浊的工业废水混在一起,沾上了黑乎乎的油脂……只能说,死得很惨。

我赢了……终于赢了。

只是一击,就打败了强大的水系之王。

“很好,很好。”天阳在一旁为我鼓掌,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干得不错,雷伊,我会提拔你的。相信我,你将会成为,赛尔号上最强大的精灵,供所有赛尔和精灵瞻仰,崇拜。”

从现在起,我的前路上,再也不会有任何一块绊脚石。

因为,我是最强的雷神,是无人能敌的——神。

 

(9)嗜血雷神

天阳走到我的面前,将一把闪亮亮的金色小匕首递给我:“拿着它,刺向巴鲁斯的心脏,那么,他的力量就都是你的了。”

还要这么残忍吗?巴鲁斯他,已经死了啊……还要再一次地伤他的心吗?

我就像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刽子手,一次次将罪恶的手伸向最亲爱的人。这是雷神吗?是赫尔卡星人心目中的,给宇宙带来光明和希望的救世主吗?

我在心里默默地否定了这一切。

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啊,控制不住自己贪婪的内心。力量,力量!多么想要得到的力量,无比渴求的力量……

我最终还是接过了那把匕首,转过身去,将它狠狠地插入了巴鲁斯的心脏……

鲜血瞬间涌了出来,水银湖的水变成了黯淡的黑红色。鲜血弥漫着,被浪潮击打着,漫上岸边,最终还是无力地飘进了湖中。我的脚下,沾满了黑红色的溶液。那溶液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古怪气味。

可此时的我早已无暇顾及。我只是紧紧地握着匕首,眼瞳从最初的正义的金色变得血红。源源不断的力量顺着匕首涌入我的身体,这是巴鲁斯的力量,现在被我用卑鄙的手段得到了,而我却能够心安理得地接受它们。即使是有愧疚,有自责,但也只是一下而已,很快就被忘却了。

水银湖的水越来越肮脏,湖面也在渐渐下沉着……在不经意之间,过去了那么久那么久;在不经意之间,曾经清可见底、波光粼粼的水银湖,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重新站在了这里,可面前的“湖”已经消失了。我隐约记得曾经和巴鲁斯在这里战斗过两次,第一次,他赢了,而第二次……我输了。

手中握着那把金灿灿的匕首。不,现在的匕首,已经不是金色的了……因为用了很多很多次,磨损了,变成了黑色,骇人的黑色。

我与以前很不一样了。现在的雷伊,是万人敬仰的真正的雷神。我无数次地胜利,也无数次地将赛尔们解救出来,无数次地打败了邪恶的精灵们……我是神!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称为神的精灵。

当然,除了大家都知道的那些,我的身后,还有更多的事,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无数次地伤害那些站在自己身边的精灵:勇敢的盖亚,正直的卡修斯,温柔的布鲁克克,高傲的阿克西亚……那些曾经和自己站在一起,大声地说着要和雷伊共同保护世界的,真正的勇士,最终都迎来了欺骗与背叛。我一次次地把匕首插进他们的心脏,一次次地看着他们炽热的鲜血从刀尖涌出,一次次地汲取他们的力量——那些要用来保护世界,守护大家的力量。

为了……力量。

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一切,除了天阳。

托天阳的福,现在的我,已经无人能敌了。

我真该感谢他对我的栽培,将我栽培成了一个神。一个守护宇宙的正义的神,一个滥杀无辜的邪恶的神。

我是神……我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可我不配做神,因为真正的神,不仅会守护那些陌生的人,还会守护……

直到临死之前,依然执着地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尾声 颠覆的起点

我四周环顾,到处都弥漫着黑色烟雾,阻挡了我的视线。

我金色的身体,在一片灰暗之中,显得格外扎眼,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这里是咤克斯的结界,是我的下一个敌人的“老巢”。

我缓缓地在这里踱步,寻找着这个家伙的踪迹,可却毫无发现。真奇怪,像咤克斯那样的大家伙,目标应该是很大的,居然能够隐藏得如此之深,让人难以发觉。

不过这也是必然的。那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孤身一人去挑战他,是极其危险的。不过,为了力量……管他呢。我可是战无不胜的雷神啊,怎么能畏惧呢。

忽然,我脚下的地面剧烈地震动起来:“哈哈哈……这就是传说中的雷神吗?终于来了!我咤克斯,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

是咤克斯!他出现了!

“哼,今天就让我将你彻底毁灭吧!”我迅速聚集身边的雷电之气,将它们化作一条巨大的金龙。金龙长啸一声,随即向咤克斯飞去。

“还有两下子啊……”咤克斯轻蔑地说道,“不过,我这里可是有大礼要送给你呢。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靠吸取精灵们的贪婪,恐惧和愤怒,来增强自己的力量……”

霎那间,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巴鲁斯,盖亚,布鲁克克……还有许许多多曾经是我的战友,而最终死在我手里,被我吸取了力量的无辜精灵们。他们的眼中燃烧着愤怒,一步一步地向我逼近……

这是幻境,是咤克斯制造出来的幻境!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可却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力,去破除这小小的幻境。

因为眼前的一切,都是我一个人造成的。

他们与我之间的点点滴滴,源源不断地涌进我的大脑。此时我的身体已经麻木,就连一个简单的招式也无法发出……被自己心中魔鬼般的梦魇控制住的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就会这样……彻底地覆灭吧!

雷神啊,出生于正义,死于自己内心的邪恶……多么可笑的……故事。

耳畔响起一个声音:“雷伊,你不要出手,我也不出手。不管主人他说什么,我们都绝对不能打起来!”

要是那时候,我们……就那样站着,一直站着……就好了。

那样的话,什么也不会发生了……

“他死了。”一个平静的声音。是天阳。此时的他,脸上依然挂着那丝不可捉摸的笑容。

“现在怎么办?”旁边的一个赛尔说道,“下周给小赛尔们的任务就是雷伊的,还有接下来的好几周都有他出场的……”

天阳无所谓地笑笑:“雷伊实在太弱了,我当初怎么就选了他呢……真是浪费我的精力。算了,我看那个咤克斯还挺厉害的,竟然能把雷伊打败,下周的任务,就由咤克斯当主角吧。内容就是:雷伊是海盗的卧底,而咤克斯才是一直暗中保护赛尔号的精灵,赛尔们和咤克斯冰释前嫌。”

“行,我这就去办。”

那把匕首又一次插入了心脏。鲜血涌出。

只不过这一次,握着匕首的,是咤克斯。

而流着鲜血倒下的,是雷神——永不败的,屹立在最巅峰的雷神。

现在他就不是雷神了。现在的他,是雷伊,是海盗的卧底——雷伊。


评论
热度 ( 11 )
 

© 水玲珑 | Powered by LOFTER